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旅游资讯 党建动态 专题专栏 招商引资
当前位置: 首页>专题专栏>民族团结

民族理论丨“固结人心为第一要义”——清末张荫棠整顿西藏事务之策

来源: 中国民族报 作者: 发布时间: 2024-01-03

张荫棠(1866年—1937年),广东新会人,清光绪年间举人,捐官为内阁中书。其叔父为清朝浙江提督张其光,其兄为清朝第三任驻美公使张荫桓。张荫棠曾以举人、员外郎身份在总理衙门办理对英交涉事务。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英国迫使西藏地方当局商订《拉萨条约》。清朝派唐绍仪为全权代表,率领参赞梁士诒、张荫棠往印度与英方谈判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八月,唐绍仪奉调回国,留张荫棠与英方续商。在印度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目睹“敌谋之狡悍”,深感“藏事危险”,思考整顿西藏事务的策略。

▲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旧址陈列馆外景  新华社记者 张兆基 摄

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正月,张荫棠向外务部上陈《英谋藏阴谋及治藏政策》奏折,分析西藏时局,指出英方的险恶用心,强调整顿西藏事务有刻不容缓之势。当年四月,《中英续订藏印条约》签订后,清朝派张荫棠入藏“查办藏事”。十月,张荫棠率领随员抵达拉萨,受到西藏地方政府及僧众万余人夹道欢迎。

▲波斯菊,在西藏被称为“张大人花”,传说是张荫棠带入西藏的。图片来源:拉萨市委宣传部

此时,清政府在西藏施政面临严重困难。康雍乾时期,清朝国力强盛,能有力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,赢得了西藏上下的拥护。1888年,英国发动第一次侵藏战争,清政府对外妥协,不支持英勇抗击的藏军,反而压制西藏地方的抗英斗争。驻藏大臣多贪污腐败,被西藏地方所轻视,双方矛盾日深。1904年,英国发动第二次侵藏战争后,强迫签订不平等条约,让本就贫瘠的西藏陷入更深的苦难,还因此制造了清朝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的隔阂。

张荫棠认为,“维系边疆人心,首在澄肃吏治”。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正月,张荫棠奏参驻藏办事大臣有泰及官员十余人贪污媚外、鱼肉百姓、颟顸误国等罪,并奉旨将他们革职查办,任用了一批能坚决与英国划清界限的官员,恢复了中央政府在藏权威,受到了各族百姓称赞。

▲鸟瞰拉萨八廓街  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

张荫棠着手筹议“善后办法”,与噶伦(西藏地方政府官员)、三大寺僧俗官员商议,广开言路,专门设置了意见箱,听取意见。经过反复磋商,张荫棠确定了《善后问题二十四条》草稿交由西藏各界广泛讨论,改订为《治藏刍议十九款》,上报外务部,建议对西藏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对外交涉、教育、卫生、民俗等进行全方面改革。

张荫棠认为,西藏苟有挫失,蒙古、新疆、青海、川滇必不一日安枕,能保西藏,则四川自形巩固。英国通过战争以及拉拢、挑拨、收买等手段,控制了西藏周边地区,虽然宣称“不占西藏土地、不干预政治”,但中国“非有实力做后盾”,才可自保。在张荫棠看来,抵抗外来侵略的关键在于内政的治理。所有内政、外交事宜,需由国家精心治理,恩威并施,这样才能使百姓实信国家深有可恃,倚仗之心益坚,不敢再萌异志,侵略者看到“我能自治,外人无隙可乘,自消其觊觎之心”。因此,“为今之计,自以破除汉番畛域,固结人心为第一要义,以收回政权、兴学、练兵为入手办法”,中央要对西藏助以经费,派员办理农工商矿,以西藏之财办西藏之事,若能自固疆域,则边境安谧。

整顿西藏,非收政权不可,欲收政权,非加强治理不可,这是张荫棠的核心思想。他主张对达赖、班禅优加封号,使其专理宗教,“不令干预政治”;创设督练局,负责编练新军,为治理西藏的后盾;对于西藏地方名目繁多的杂役,“应一律革除,以苏民困”,宽厚刑法、减免税收;加强官员队伍管理,核查官员的任职、薪俸,革除弊政;结合西藏地方实际,将兴学、练兵列为最紧要的事。他在《藏俗改良》中提出,“儿童七八岁宜教汉字,学汉语,以便到内地为官或为商”,“汉藏文兼教,使藏民人人能读书识字,以开民智”。他主持专门设立“学务局”,建立10多所各类新式学堂,打破了农奴主贵族长期垄断教育的局面;创设报馆、印书局等,传播新思想文化,“渐开民智”,增进西藏地方对国家的认同。

▲位于大昭寺门前的唐蕃会盟碑  新华社记者 张兆基 摄

面对西藏地广人稀、生产技术落后、生产效率低的实际,张荫棠经过充分调查,规划振兴农、工、商业的方案。设立“农务局”,利用荒地,传播先进耕种方法、减免农牧业税收,奖励先进农业、畜牧业技术;设立“工商局”,落实引进先进工艺、购置机器,加工农牧业初级产品,丰富商品种类,提高商品质量,提升市场竞争力,达到“外抵洋商,内充民利”的目的;废除苛捐杂税,制定了新的关税、矿产税,并减免茶税,规范盐税,以合理的税目、税率以及税收管理措施,鼓励、促进实业发展。

张荫棠的举措,得到了西藏地方僧俗百姓的极大拥护。遗憾的是,张荫棠在藏时间过短,新政刚开始实施,他便被调往印度与英方协商江孜开埠事宜。但张荫棠治藏期间,加强了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管辖,取得了一定成就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:一是坚决抵御外来侵略,维护中央在藏主权。二是加强中央对藏治权,提高管理能力。三是体恤百姓,保护民众利益。四是发展现代工商业、农业、教育,提高发展水平。